首页>专题>画好同心圆 建功新时代—议政江苏>人物 人物

搏在大时代——南京市政协委员谈旭东

2019年11月20日 17:31
分享到: 

1984年,谈旭东从故乡宜兴来到南京,就像命运有意为之,就像中国这个正在前进的巨大齿轮里的小零件,每一个十年他都迎来一个机遇,一个挑战,参与着这个城市的发展。

谈旭东说,前三个十年,他走得辛苦,也走得漂亮,走在第四个十年征程中的他却运筹帷幄,正在迎接大时代给予他的新挑战和新机遇。


谈

“苦,没有什么好说的,因为你还年轻!”

1984年,改革开放进行了6年,那一年,新中国成立35周年的阅兵仪式上打出了“小平,你好!”的旗帜;那一年,37层,110米高的金陵饭店在南京新街口拔地而起已有一年……

1984年9月,18岁的谈旭东坐了6小时的汽车,从宜兴来到南京,入读南京建筑工程学院(今南京工业大学)。与当时大多数年轻人一样,这是谈旭东第一次见识到大城市。他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跑到新街口金陵饭店门口,与这个当时中国第一高的建筑物照了张相,然后,他兴高采烈地将这张照片寄给了父母。当时他不曾想到,自己有一天能住在比这栋楼更高的地方,有一天自己能够在这个城市中造出一个有17栋高层的楼盘。

1984年的中国高校,像一块巨大的磁铁,吸收着来自外界的一切新鲜事物。那是一个改革开放的年代,流行乐开始盛行,摇滚乐正在萌芽,录音机里是唱不完的青春……

大背头、喇叭裤、木吉他,大学时候的谈旭东是个文艺青年,但在班主任王旭东的眼里,他绝对算不上一个乖孩子。

“太活络。”王旭东说,当时学校舞会、歌唱会没少过谈旭东的身影,班级集体活动、社团活动也往往由他牵头组织。在大学时,谈旭东已经表现出了商业头脑。他赚的第一笔钱来自于被套买卖。当时,大多数被子仍然是被面加被单需要缝起来,但大学生中能够将被子缝起来的人很少,于是被套开始流行。那个年代,物资仍然匮乏,被套供不应求。当时的宜兴绢纺产业正在兴起,于是,谈旭东通过亲友,在宜兴购买了一批被套卖给了学校后勤。谈旭东仍然记得那一次生意,他赚了一千多元。“我给自己买了一把吉他。”从骨子里来说,谈旭东一直就是个文艺青年。

谈旭东每一年都拿奖学金。1987年,大学毕业后,谈旭东被分配到江苏省建筑设计研究院工作。在那里,谈旭东待了七年。这七年,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1992年,邓小平南巡,市场经济在中国掀起新的浪潮,“下海”成为当时的潮流。与当时所有的城市一样,南京城到处都是建筑工地,到处都是待建项目,处处都是商机。

1994年,谈旭东再也坐不住了,揣着父亲从老家给他筹集的10万元资金,与妻子汪海燕“下海”了。他们选择的行业是桩基工程,两口子是专业出身,在这方面有优势;另一方面,两口子在设计院待了7年,经常与建筑项目打交道,好歹也有些“人脉”。尽管如此,创业之初,仍然很辛苦。

“没有人知道你。”当时谈旭东和汪海燕只要听说哪里有项目要开始建,他们就跑过去。在两个多月地毯式的宣传之后,他们接到了第一笔生意——南京钟山附近的一个小工程。在该工程的施工中,这个桩基团队的专业和敬业在业内得到认可。做完这个工程,生意滚滚而来。那时候,谈旭东身兼数职,既是项目经理、预算员,还是工程师、采购员,汪海燕则是财务、资料员。汪海燕仍然记得那段时间,经常深夜一两点谈旭东被工地上的电话催起床,无论寒冬酷暑。

“苦,没有什么好说的,因为你还年轻!不能在年轻的时候就被时代的浪潮淘汰。”30年后,在安居奖学金颁奖仪式上,谈旭东为自己的“下海”做了这样的注解。

造一座房子,就像捏一把传世之壶

2004年至2010年是房地产开发的黄金时间,城市的扩张,宜居概念的提出都为房地产的发展注入了活力。2004年,做了10年桩基工程的谈旭东积累了一定的资金和人脉,正在寻求转型。他遇到了“7彩星城”。因为附近有老沪宁铁路,还有一家钢铁厂,当初这个地块并不被业内看好。谈旭东及时得知铁路和钢铁厂都将搬迁,于是,他毫不犹豫地和雨花区政府合作,拿下了这块眼前未必讨好的地块。

谈旭东喜欢下围棋,围棋上有“取地”和“取势”之说,而“取势”是更长远的眼光和战略,从拿下“7彩星城”这个项目开始,谈旭东就将它当成一个“取势”的项目,是他进军房地产行业的基石,必须牢牢打好。

“在规划设计时,我就把自己想象成住在7彩星城里的业主。”“7彩星城”的楼盘,底层是空的框架,目的就是为了使整个小区实现通透,可以增加社区共享空间。在谈旭东的建议下,小区在一块空地上建起了一座占地3万平方米的山体公园,引进了社区医院,和南京师范大学幼儿园合作,开办了一所优质幼儿园。2008年,受金融危机影响,安居置业的资金也极其紧张,即使是这样,谈旭东仍然花了近千万在铁路下面建了地下通道,解决由于铁路造成的小区居民出行不便的困扰。同时,这些年来,超市、茶社、网球场、篮球场等等正在陆续配备完好。

2008年1月,“7彩星城”获得了由建设部中国建筑文化中心和中国国际品牌协会共同颁发的“中国生态宜居名盘”大奖。在房地产开发最好的十年,许多房地产商像进击的军队,在中国广袤的土地上四处出击,但是,谈旭东只开发了“7彩星城”这一个项目,精工细作了六年。谈旭东认为,做传世的房子,就像做能传世的名壶一样!

“传世的好壶能泡出好茶,传世的好房能泡出幸福。”谈旭东深知做壶的不易,更知做房子的不易,一定要精益求精。直到现在,谈旭东去“7彩星城”查看的时候,仍然像看自己家的房子,走道里堆的东西过多,小区垃圾桶少了,地下室还可以怎样改改……他都要跟物业工作人员“反映”一下。

目前,谈旭东的另一个位于六合雄州的“盛棠国际广场”项目,今年将开工建设。他说:“我们将把它打造成六合雄州的一张名片。”

悲鸿精神,引领着他为艺术做些事

2013年12月28日,“徐悲鸿奖”中国画获奖作者精品展在宜兴美术馆开幕,25名获奖作者的125件优秀作品在徐悲鸿的家乡精彩亮相。谁都不知道,谈旭东是这个奖项最早的发起人和投资者。

2001年,66岁的宜兴籍画家范保文先生在全国美术界已经算是举足轻重。而在他心目中,始终对另一位宜兴籍画家、中国美术教育的先行者徐悲鸿念念不忘。2001年,为纪念偶像,范保文发起组织江苏省徐悲鸿研究会。有场所,有顾问,但就是没有资金。范保文找到了谈旭东。

生长在宜兴的谈旭东,与所有的宜兴孩子一样,从小就听说过徐悲鸿的故事,他的马,他的人,他的精神,在陶都这片土地上广为传颂。谈旭东二话不说为这个研究会成立注入了资金。

2001年,在南京傅厚岗4号徐悲鸿南京故居里,江苏省徐悲鸿研究会正式成立。自此之后,谈旭东再也没有中断过对徐悲鸿研究会的资金投入,即使是他公司资金运作最困难的时候。2009年,他又为“徐悲鸿奖”中国画展的举办投入资金。

“徐悲鸿,是真正的大师。不仅是因为他的画,还因为他对现代美术教育的杰出贡献,以及他超拔的人品。”谈旭东说画家能够出头实在太难,即便是再有才华,也需要一个好的平台,作为一个商人即使不从投资考量,仅从社会效益出发,他也愿意与这位大师乡贤一样,为年轻而有才华的画家提供一个平台,这是他从徐悲鸿那里学习到的社会责任感。

从商会到协会,社会活动是他另一番事业

1966年,谈旭东出生在宜兴丁蜀。谈旭东的童年和少年就在“泥与焰”的氛围里成长,陶土和窑火,构成了谈旭东割舍不掉的心灵底片。对于这一点,他总是很骄傲。与谈旭东做了二十多年朋友的卢中强说,谈旭东周围的朋友都知道宜兴,都被他请到宜兴喝过茶,吃过笋,他喜欢“炫耀”宜兴的好。

故乡宜兴,是他内心深处最为柔软的地方,这个自古崇文的江南小城赋予他不俗的品位,优雅的情怀。“7彩星城”小区里有“国学府”,有孔子像,逢到孔子生辰,小区里的老人还带着孩子去拜一拜。汪海燕说,这都是谈旭东的理念,因为从小,在他的家乡,知书达理对于孩子来说是最重要的。

谈旭东不仅仅把这种宜兴情结注入他所开发的房子上,更将这种情结倾注到社团事业上。南京市宜兴商会创会会长,是谈旭东的另一个重要身份。

上世纪90年代末,改革开放带来了巨大的商业浪潮,人员迁移,全中国迈开了向城市化进军的步伐,大批农村、小城的年轻人涌进+城市创业。地方商会,又重新活跃起来。2006年,南京市宜兴商会成立,需要注册资金和运行资金,当时谈旭东在南京的宜兴商人里面已经小有名气。他二话不说为商会的筹建投资了第一笔钱,不仅如此,他还利用自己在南京的人脉,积极为商会招揽会员。

谈旭东说:“在南京,我们是‘移民’。移民意味着我们在这个地方没有祖上积累的人力和财力,创业这条路,我们走得都很辛苦。在这里,说着宜兴话的都是亲人,我们互通有无,互相帮助。商会就是宜兴商人在南京的家。”

为了更好地服务宜兴籍在宁商人,商会还成立了一个投资公司,为解决部分企业资金困难提供了一个渠道和平台,同时也达到共赢。在谈旭东和商会的努力下,南京市宜兴商会从不到30家企业,扩展到137家,会员企业的发展触角也进一步延伸,行业涉及很多领域,其科技含量也不断提升。

谈旭东是个善于顺应时代大潮的人,他喜欢“弄潮儿”这个词。当社会团体在当代中国的政治生活中扮演越来越不可忽缺的角色,当民间对外交流成为一个国际化都市的内存需求,他事业的触角也在这些领域不断的延伸。

作为市政协委员,这两年谈旭东除了热心参政议政之外,还有一系列社团组织头衔。先是在市政协主管的民间外交组织——南京公共外交协会任副会长,后又出任南京市金陵国际友好协会会长、南京智库联盟副会长,并先后三次出访欧洲。

谈旭东正以一颗潇洒而又朴实的生活和事业情怀,搏击在时代大潮中。


编辑:张佳琪

关键词:

更多

更多

美国a级视频在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