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专题>画好同心圆 建功新时代—议政江苏>人物 人物

扬州有个黄药师——记江苏省扬州市政协委员黄富宏

2021年11月23日 12:30 | 来源:人民政协网
分享到: 

01

6月的初夏,炙热的太阳蒸烤着扬州城。在扬州大学附属医院药师办公室,同事们都乘着午休小憩片刻,主任药师黄富宏还端坐在办公桌前写着什么。

“老黄,又在琢磨什么社情民意信息呢?”听到同事的调侃,黄富宏不禁回想起上午在医院药房前听到的一段对话:

“医生,这个药我家孩子一次吃多少?”

“吃半颗。”

“半颗?还不知道掰不掰得下来呢。”一位抱着小宝宝的奶奶苦笑道。

“是啊,上次医生开的抗过敏药让一次吃半颗,我们怎么也掰不动,最后用刀切,才勉强切下来,药都碎了,谁知道有没有一半的量啊。”旁边一个带孩子看病的妈妈抱怨到。

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两位家长没有注意到,一位瘦瘦高高、肤色白皙、脸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的白大褂医生一直在专注地倾听她们的对话。

白大褂医生就是在江苏省政协系统被称为“信息大王”的扬州市政协委员黄富宏。

“信息大王”是委员们对黄富宏的昵称。作为一位从事药学工作30多年的医务工作者,出于工作原因,黄富宏常常能够接触到医疗领域一些药物管理、药物应用、药事服务不当的问题。文章开头提到的家长反映儿童“用药靠掰、剂量靠猜”的问题,早已不是个案。在与药学界同行进一步交流探讨时,黄富宏发现目前国内90%以上的儿童用药都是非儿童专用药品,儿童适宜剂型和规格严重缺乏。通过医保采购、制定政策引导企业研发、生产适宜儿童的药物剂型、规格,方便儿童临床使用成为当务之急。如何能够推动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及时了解到这些问题,并采取措施、出台政策从体制机制的层面解决这些问题,一度是困惑黄富宏的难题。

一场政协委员培训会让黄富宏找到了解决问题的路径。

2018年4月,刚担任扬州市政协委员不久的黄富宏,参加了扬州市政协组织的反映社情民意信息工作培训班,并被聘为市政协特邀信息员。“那是我第一次知道,原来社情民意信息能够在第一时间送达市委书记、市长的案头,还能通过省政协转报到全国政协,是名符其实的‘直通车’!”说起当时的惊讶和振奋,黄富宏记忆犹新。

从那之后,黄富宏就走上了报送信息的快速路。他常常将工作中收集到的信息线索,及时整理、汇编成社情民意信息,报送到扬州政协。针对家长反映的儿童用药问题,黄富宏整理报送了《建议国家尽快制定儿童用药分剂量管理办法》的信息。

2021年4月19日,国家卫生健康委正式发布《β内酰胺类抗菌药物皮试指导原则》,看到这则消息,刚结束调研的黄富宏直言“太高兴了!”

高兴不仅是因为他去年社情民意信息的相关内容得到落实,更在于这份文件的出台,标志着不必要的头孢菌素皮试筛查盛行问题,终于得到了解决。

医院的同事们都说:“每周一篇,写信息、报信息,老黄是越干越有劲啊!”

2020年8月的第一个星期五,社区老人方凤英带着小药箱早早来到“徐立梅家庭药师工作室”,要请社区药师徐立梅帮忙看看最近吃的药剂量对不对。说起这个药师工作室,老人自豪得很:“这在我们江苏是第一家!有了这个工作室,药师经常上门指导我们老年人怎么吃药,到了周五开放日,我们还可以过来测血糖、量血压。”

老人称赞的“家庭药师工作室”,是作为扬州市首席家庭药师黄富宏致力推动的一项民生工程。

“2016年医疗改革实施后,药房从医院吃香的‘钱袋子’变成了累赘,一度无人问津,进人、培训都没有我们的份。但群众对药学服务并不是没有需求了,恰恰相反,我们发现不少社区居民特别是一些老年慢性病患者,存在无症状用药、超剂量用药、服用过期药物等情况。如何让药学服务‘飞入寻常百姓家’,及时清除这些隐藏在群众身边的用药安全隐患,我认为是我们药学工作者坚持‘有为’,进而争取‘有位’的关键。”谈起建立工作室的初心,黄富宏非常激动。

“据原国家药监局统计,我国每年有250万人因药物不良反应住院。赵主任,您是卫健委的领导,也是我们医卫界别的委员,今天我们开展界别活动,我也和各位委员做个谈心交流,谈谈我对在社区建立家庭药师工作室的看法。”为了争取业务主管部门的支持,黄富宏用事实和案例向同是政协委员的扬州市卫健委主任赵国祥“灌输”家庭药师服务的重要性和必要性。

撰写论文、提交提案、上报信息,通过坚持不懈的努力,2020年底,“家庭药师”工作已经从扬州试点逐步推广到江苏全省实施。


编辑:张佳琪

关键词:

更多

美国a级视频在线